畫家觀點

我的現代水墨

 

傳統繪畫重要的特色在於「水」的應用,這種素材經過文學、哲學千年的演繹,具備豐富的文化性。儒家講內省,道家求修鍊,佛家悟無常,似乎都含蓋著「水」的多種意象。
 
個人在比較中西繪畫發展特色時,體驗到中國水墨的運作基本上是洗濯的、減色的,迴異西方油畫的疊層與加色,似乎呼應了傳統文化發展中的某一種追求。但我選擇色墨的素材來進行創作時,並不願受囿於既有的想法與做法,而是希望注入一股時代性與創新的面貌。
我認為,首先仍然要掌握「水性」的特質,但也應探索水性顏料的可塑性,所以材質與技法,應在開發之列,而非陳規。
 
我嘗試以布面替代紙材,為了克服紙本的脆弱,同時進行實驗與探索,發展更豐富的水性繪畫技巧。
 
色墨在紙材上容易暈染,進行筆皴或乾擦,但在布面上則會遭遇一些障礙,如:墨色的附著力不夠、不易渲染…,然而這並非無法克服。此外,布面的選用則開發了積墨、塑墨、推拓、洗疊等技法,在皴擦與墨暈之外,還可以表現多樣化的筆觸與肌理。
 
總而言之,
我的水墨是洗濯的。在每一次洗濯的過程中,總嘗試留下一些什麼。
── 水塑
我的水墨是沉澱的。視覺的色彩轉化成心靈的象徵與寄託,像是精靈般有其神秘的任務。
── 衍色
我的水墨是粋練的。水色的本質在流動不易控制,於是形象的組構須歷經多次的蛻變最後留下它最理想的狀態。
── 質相
 
可以說,繪畫素材經由抽象的思索及藝術性的表現,我的水墨,也是代表著某種生命的體驗與追求吧!
© Copyright 2019, All Rights Reserved 連瑞芬官方網站 ︱ Designed by RUMOTAN 儒墨堂
TEL:02-89935275 Mail:service@rumot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