畫家觀點

 

我個人的水墨創作,提出三個觀點作為現代水墨的發展面向:「水塑」─進行多層次洗濯,發展新技法「衍色」─拓展色彩運用,轉化成心靈與情感的寄託「質相」─構圖歷經多次蛻變,留下最理想的形質狀態
 
也就是希望引入新的材料(彩墨/布面) ,發展適合的技法(洗、拓、疊、塑) ,增加色墨應用的層面,表現具有質地變化的形象。
 
如果“水”是生之源,“墨”和“炭”便是另一個極端,兩者結合形成一種生與死的邂逅與嬗遞,這正呼應我在創作題材上所欲表達的寓意。西方早期藝術家運用彩墨或水性顏料,多以素描或草稿的形式對待,東方藝術家則因配合紙材,用以書寫、繪畫,行之久遠。
 
然而我認為創造其實是在「不疑處有疑」,「古朽中發新意」。也許好幾個世紀以來,我們都忽略水性顏料的其他可塑性。於是始自10多年前,在實驗與探索的過程中,我嘗試以布面替代紙材,經由改變畫布的吸水性,顏料的附著度,配合技巧的變化運用,可以達到許多意想不到的效果。我也因此認定,水性繪畫確有可以突破的新境界,而水墨畫也將展現另一種風貌。
 
時間是消逝的,痕跡卻是堆纍的。水墨素材在我的創作中,已不僅僅是一種材料,確切地說,透過這種物質,我找到屬於文化的、生命的象徵意義。
 
水輕靈,不似油質拘泥;水柔韌,持久則可摧堅。迴異油畫的疊層塗抹,水墨運作基本上是是洗濯的、減色的。水與色墨在畫布上來回逡巡,經歷一連串的變化與積累,圖像部分損耗了,部分卻剔透起來。10年過去,這種剔透之感愈發像一盞燈,映照出我將前行的道路,也許人少聲稀,卻是自己可以掌握與開拓的。
畫家觀點

 

生活中,原本就有許多可說與不可說的心情,有些歡愉是當下未及感知的,而有些悲傷是日後沉澱才發現.
 
我習慣用畫來記錄自己的心情,創作之時也許懷著某種想法,但是創作的圖像有她自己的生命,每次重新檢視這些作品,總會有一些不同於以往的體驗.
 
心相系列是個人的心靈拾集,對人世,對自然,對生命的若干感觸,化為畫面中略顯抽象的構圖,顏色深深淺淺,墨痕濃濃淡淡,頗能呈現一些細微又無法道盡的心情.
畫家觀點

 

這個系列的發展可以說是建立在<光陰帖>的基礎上。
 
<光陰帖>系列創作的重點,在於利用墨色與多種水墨技巧,呈現層岩山石的質地與形貌。
 
而<時光流域>系列則進一步要運用兩種視覺元素--- ”水”“石”彼此的消長變化,一方面以有形面貌來喻示無形的時間概念,一方面延展山水繪畫的形式範疇及水墨創作的表現面向。
 
創作的每一幅作品往往具有不同的高度與視點,正是希望把視界拉高、推遠、拓廣,融入大自然界廣袤的形態與多奇的變化。
畫家觀點

以<黑盒子>為名,主要用意是取其"記錄器"的涵意.

 
每回面對白色畫布,通常有著某種意念醞釀,但創作過程中洗色與積墨充滿變數,往往順乎當下的情境取捨揮作,所以圖像的呈現都是無法重覆的片段積累而成.而這個主題與我觀照自然的變化有關,所以系列畫作也是心靈所感所悟的一些記錄吧!

第 4 頁,共 6 頁

© Copyright 2019, All Rights Reserved 連瑞芬官方網站 ︱ Designed by RUMOTAN 儒墨堂
TEL:02-89935275 Mail:service@rumotan.com